24小时客服热线:400 888 9966

您当前位置:旅程天下网 > 旅游攻略 > 酒店资讯 >

WeWork首次踏入债券市场 要发5亿美金债券

旅程天下 发表于:2018-04-27 14:00

  这是WeWork首次踏入债券市场,而公布的债券文件,让外界由此获得了一个了解其业务运转情况的机会。

  4月25日,《彭博社》报道了WeWork正在准备发行 5 亿美金债券的消息,这是WeWork首次踏入债券市场。而公布的债券文件,让外界由此获得了一个了解其业务运转情况的机会。

  作为全球众创空间模式的开创者,WeWork 2016年才进入中国,当时创始人Adam Neumann亲自来到上海延平路的WeWork,并与会员们握手致意:“做你热爱的事。”据说会员们都热情高涨,但即便如此,还是少有人看好WeWork在中国市场的发展——延续了美式高端租赁与价格模式,WeWork平均工位月租超过3000元,要高出国内同行三分之一。

  相比美国市场,中国市场就像另一个时空。美国公司往往有一种“自信感”,希望用一种模式全球扩张,但中国市场似乎具有一种力场,会让一切漂洋过海而来的商业模式瞬间变形。很多在国外公司拥有运作良好的商业模式,但都在中国遇挫。

  事实也如此,虽然被软银投资44亿美元后,WeWork成为全球第五大独角兽,但经过一年多发展,WeWork中国只在北京、上海和香港三地有13个办公地点,而比其晚5年成立的优客工场已在全国30个城市设有超过一百个共享办公空间。

  “我们有两个选择,自己着手实施本土化战略,或者求教真正的中国专家该怎么做。” Adam选择了后者。除了之前选择弘毅投资和联想控股成为其投资人,今年4月12日,WeWork以4亿美元(约25亿人民币)的价格收购了裸心社,并宣布与冯氏集团、弘毅投资正式签约,要将其个性化上门定制及运营解决方案“Powered by We”落地中国。

  据了解WeWork在中国的新增成员中,有超过30%都属于大企业成员(即雇员数量超过1000人的公司)。但不止WeWork,其在中国的对手也都完成了一轮军备竞赛:今年1月,氪空间完成6亿元人民币的融资,被称为是国内联合办公行业最大单笔融资记录;优客工场完成对另外3大办公空间的并购后,已在35座城市布局160个联合办公空间,管理面积超50万平方。

  几家空间各有特色,未来,国内共享办公行业的战局是值得期待的。以下是WeWork文件的一些内容和报道。

  会员

  文件显示,截至3月1日(注意收购裸心社在4月,并且合并期预计为半年),WeWork 在二十二个国家有 234 个办公空间,共计25.1万个工位,为22万会员提供服务。尽管该公司以吸引科技初创企业自由职业者而闻名,但这份债券文件显示,客户群体日益多样化。

  来自金融、法律和商业咨询行业的客户占到了 21%,来自软件开发行业的客户占到了 15%,来自广告与公关、艺术与媒体以及科技服务行业的客户分别占据了 10% 左右。有 59% 的会员来自以上几个行业,另有 41% 的会员属于“其他”类。

  收支

  空间数量和会员数量的大幅增加,得 WeWork 的收入在过去一年里增长超过了 100%,但同时,它的成本上涨速度更快,导致去年净亏损9.34亿美元。文件显示,该公司越来越多地利用折扣来吸引新会员,这使得它从每个会员身上得到的收入减少了 6.2%,至 6928 美元。

  虽然收入上涨,但成本也在上升,根据这份文件,由于WeWork在10月份从员工手中回购了股票,其总体管理成本在2017年上升了近三倍。去年夏天,WeWork从软银筹集的44亿美元资金,其中一些被用来购买员工和早期投资者的股票。

  该文件还称,Adam持有B类普通股的75%以上的未发行股票,使得他拥有超过65%的投票权,决定谁是董事会成员的能力,以及对收购等关键决策的控制权。

  入住率

  WeWork通过吸引更多业绩优秀的公司进入其空间,提高了WeWork的入住率。文件显示,WeWork现在拥有财富500强中约22%的成员,其中包括汇丰控股、通用汽车公司和微软。

  该文件披露,WeWork需要至少60%的入住率来支付每个空间的成本。2017年,该公司的入住率为81%,比2016年同期增长了5个百分点。

  买“长期”,卖“短期”

  快速扩张给WeWork带来支付巨额租金账单的压力,现在WeWork正寻求多样化经营和管理,而不是仅仅是租用。WeWork表示到 2022年,WeWork 将需要支付 50 亿美元的租赁款项,2023 年及以后还将支付 132 亿美元的租赁款。

  能投资者可以稍微放心的是,WeWork的每一个空间都在其单独子公司旗下,并不是由母公司直接租赁的。据债券文件显示,通常情况下,租赁者的平均租期只有6到12个月,这给WeWork提供更大的灵活性,使其有能力在困难时期关闭空间,从而降低签订长期租约的风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