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小时客服热线:400 888 9966

您当前位置:旅程天下网 > 旅游攻略 > 酒店须知 >

日本民宿业向合法化过渡 经营者能否继续合规

旅程天下 发表于:2018-04-25 13:59

今年6月15日,日本政府于去年出台的民宿新法将正式实施,为旅游火爆的日本解决大量住宿需求的民宿,经过申报流程,即可以按照新法规定,合法经营。日本民宿也将进入合法化的行业过渡阶段。

日本政府观光局数据显示,2017年访日游客人数达到2800万,同比上涨400万,而日本政府还计划在2030年将访日游客人数提升到6000万人次。日本原有的酒店数量不足以满足需求。而民宿正在为日本承接大批游客,并创造收益。

Airbnb对界面新闻表示,2017年Airbnb为日本经济贡献超过5700亿日元(约合335亿人民币), 承接了600万访日游客,且这些游客遍布日本47个县,包括热门景区和非热门的乡村地区,旅行花销中,有一半发生在其居住房源附近的社区中,有助于当地民众收益。

因为申报较为简单,日本的民宿新法将降低民房成为合法民宿的门槛,但同时也有相关限定条件,例如所有合法民宿只能运营180天,热门目的地京都的民宿只在每年1月至3月中旬经营,日本新宿周一至周五禁止经营等。这些规定将影响民宿经营者的收益,尤其是目前进入日本民宿市场的平台企业、民宿管理公司和民宿投资者。

去年2月,在日本一家外贸公司上班的木青田(网名)开始在闲暇时经营民宿,挂在Airbnb上,由于收益不错,后来又从不动产行业的朋友那儿接手了6间房子来管理,加上自己租的3间一室小屋,一共9间在大阪的民宿,由他负责安排日常保洁、接待和线上运营。

大阪是日本的热门旅游城市,既可以购物也可以吃遍美食,也受到签证放宽、筹备奥运会,以及2024年试营业博彩业法案的带动。木青田管理的民宿入住率有80%,每间月收入42万日币(约合24358人民币),12%的分成再扣除保洁等管理成本,9间房的利润已经远远超过了木青田原来的工资。去年年中他开始全职经营民宿。

得知日本民宿新法的要求,木青田开始请律师申请其民宿的经营牌照,这需要房屋业主的同意和楼里其他住户的许可。“如果你自己买一栋楼,做合法民宿的难度不高,但如果在居民楼、公寓楼里,需要取得业主、物业和楼里住户的同意。但日本人性格喜欢安静,很多人会不接受。尤其是好的公寓楼,物业这关更加难过。”木青田告诉界面新闻。而即便通过了申请,180天的经营时间限制会使其收益减少一半。“这样的话收益和长租差不多,没必要做民宿,我可能会去做旧楼改装,经营酒店旅馆的生意。”他说道。

爱好自由行的Lain也遇到类似的情况,他在日本大阪上大学,目前租下一个三层楼旅社,一栋两层小别墅,都申请有酒店类的经营证件,而还有两间公寓式的房子还在请律师与邻居沟通,申办民宿许可的过程中。

他总结发现,在人气较旺的景点,步行街等长期繁华地带的公寓楼,住户中多是日本本地人多,反而不容易沟通成功,而在新开发的区域,外来人口多,办理民宿许可会更容易,但往往位置较偏,游客较少。

他告诉界面新闻,在Booking和Agoda上线房源一直需要房源的经营证件,而今年初他收到Airbnb的邮件,告知他,在今年6月15日民宿新法正式颁布后,平台也将对没有合法证件的房源进行清理。

“能感觉到,忽然间大阪旅游区里面很多房子空了,有的是因为房子办不了经营许可,有的是因为房东不允许,有的是不愿意额外花费装修、安装消防器材的费用。”Lain说。但是他并不因此感到担心,“因为以前单间房作民宿一直处于灰色地带,现在合法化了,会有明确的办法,反而安心了。”

木青田告诉界面新闻,他听闻大阪目前民宿有1万多家,而已经有牌照的仅有五六百家。

在日本东京买下2间公寓作民宿的成都人齐闻告诉界面新闻,民宿新法颁布后,可能会将房源转做长租,或者换成独栋的房子来申请经营。“似乎民宿新法更适合有多套房源的公司、专业的管理平台来从事这一行业。”他说道,“不过最后还是要看民宿新法正式颁布后的解释,比如现在对180营业时间的限定还没有明确,是指在平台上线的天数还是有人入住的天数。”

在东京和大阪,民宿所有者其实还可以通过提升住宿条件,获得类似于酒店的民宿经营牌照,不受营业时长的限制。

在日本发展了几百套合法民宿的“在川旅宿”创始人韩哲向界面新闻介绍,“日本民宿也可以申请‘简易宿所’,这属于酒店类执照,对前台、容积率、使用用途这些要素要求更高。目前,东京大田区以及大阪府等少数地方具备申请“特区民泊”的资格,这类牌照属于当地政府的一些领先尝试,经营者首先需要政府机关审核消防规格,然后由保健所审核民泊规格。这两种牌照都可以全年运营。”

据介绍,目前“特区民泊”是日本东京市大田区和大阪市的独有政策。不过要达到消防审核标准,需要大规模的修改和增加设施,成本较高,尤其是老房改造,经济压力更大。而民泊规格的审核主要是要求房间里配备座椅、窗帘、洗漱用品、垃圾处理物品等,并向周围邻居备案。“总体来说,日本民宿的法规充分考虑到了民宿这个住宿品类的特殊性,这里的‘民’即包括入住者,也包括周围环境的共同承担者。虽然申请过程精力成本高,但是这笔一次性投入后,意味着可以在所有OTA售卖,拥有更多资源渠道。”韩哲对界面新闻说道。

据在川旅宿当地业务人员了解,目前日本民宿的经营者大致分为三类,个人经营一个或几个小房子的最为主流,但其中九成以上没有执照,另外还有公司运营成规模的房源,以及托管公司。在日本经营民宿的中国人不在少数。

2017年,中国内地赴日本旅游的游客人数达到735.6万人,是最大客源国,人均消费约合人民币1.4万日元。不断增长的中国游客也让越来越多中国人进入日本民宿生意。例如买下7栋日本百年町屋的薛蛮子,已经进入日本民宿市场的途家、自在客、小猪短租等国内短租平台。途家更是日本公司LIFULL和电商Rakuten合作,将后两者成立的民宿平台上的房源上线途家。

Airbnb方面对界面新闻表示,截至2018年2月1日,其在日本拥有6万2千个房源,“我们相信此次日本政府所推出的新法规可以促进旅游业健康、蓬勃、可持续的发展。Airbnb将继续与日本国家和地方政府共同推动这一可靠且可持续的新法规。”